古典音乐中的爵士乐
2019-05-15 18:47
分享:

  肖斯塔科维奇的歌剧、交响曲等作品堪称20世纪古典音乐的巅峰之作。但比起肖氏的交响曲,我最爱的还是他的《爵士组曲(Jazz suite No.2)》,现有的版本是夏伊1992年的Decca录音,最著名的那首圆舞曲。听过肖氏的《第十交响曲》,很难想象严肃作曲家也会染指略带世俗习气的爵士乐,这部曾被认为“才情有余、内涵不足”的“世俗作品”却成了我热爱肖氏最坚定地理由。丰富的配器、标志性的旋律、手风琴张弛有度的乐音都是典型的时代标志,远离美国本土,在广袤的涅瓦河畔也能听到萨克斯与管弦乐队的和谐之音。第二首圆舞曲略带忧伤的主体旋律跟标准的爵士乐大相径庭,管乐对主题的重复,几乎让爵士乐的痕迹荡然无存。

  现在,当第二首圆舞曲那熟悉的旋律在耳畔响起,我深知,我从未真正懂得肖氏的音乐和他那饱经沧桑的人生——不是因为自己太过渺小,渺小到自己都无法看见,就是热爱的声音太过微弱,微弱到自己都无法听见。肖斯塔科维奇这宛如神来之笔的《爵士组曲》背后隐藏着多少悲伤?他也曾痛苦过、悲伤过、迷茫过,却依然坚定、执着、顽强地热爱着,即使在弥留之际,他也未曾放弃过。当我沉浸在他的音乐世界里时,我坚信,我也真的热爱着,只是无力证明。

  我曾固执己见,要给自己的热爱寻找一个值得信服的理由,用尽浑身解数求得一个证明,即使没有“大众评审团”的标尺,也要实现自我验证的目的。这一切的努力只为一个心中一直呐喊的声音:“用事实证明你真的热爱他。”其实很多时候,热爱不需要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,当我们能够自由选择的时候,热爱本身就成了纯粹的选择理由。

  当结束一日辛苦的工作,疲惫不堪地坐在沙发上,泡一杯热茶,随手播放肖氏的《爵士组曲》,幸福感一下子涌上心头。生活也许就是这样:我们终其一生热爱的事物,永远都会给我们留下弥足珍贵的小感动,那片刻的感动让我们热泪盈眶过,欢欣鼓舞过,久久难以忘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