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路边野餐》把音乐吟成了诗
2019-06-03 18:55
分享:

  《路边野餐》被称赞“精彩得不像处女作”,导演毕赣拍摄该片的时候才25岁,全票获得金马奖最佳新导演奖时26岁,而《路边野餐》在大陆上映时,他刚过27岁生日不久。

  这部电影氲氤中的诗意,与交错的人生境遇,手法成熟得真的不像一部处女作长片。尤其是电影中的歌曲,全部采用“很老”的台湾流行歌曲,嵌入场景之中,和电影融为一体。这些歌曲大部分比毕赣的年纪都大得多,也显现出毕赣老道的另一个侧面。

  《路边野餐》中出现的台湾老歌也引领观众回顾了台湾的“民歌时代”,那是一个很庞大的文化现象,它开始于1975年,其间的20年、30年,乃至于2015年的“民歌40”,都有很盛大的纪念主题活动。

  民歌时代的主力——新格唱片的版权,后来被台湾滚石唱片全部买下,而《路边野餐》的歌曲绝大部分版权属于滚石。其实可以联想,影片的配乐林强早年震惊台湾乐坛的闽南语唱片《向前走》,也是滚石发行的,他和滚石的关系非同一般。

  在《路边野餐》获奖的2015年金马奖中,有三部热门影片都是林强配的,另外两部是《刺客聂隐娘》《德兰》。加上林强曾是贾樟柯长达十余年的御用配乐,他的作品都打上了深刻的“文艺”烙印。

  《路边野餐》结尾,淡淡的背景音乐铺垫,火车穿过隧道,恍惚间好似梦里的穿行,让人想起整整20年前的《南国再见,南国》。《南国》是林强主演,也是他配乐第一次拿金马奖的作品。

  而《路边野餐》也是由林强担纲配乐,在音乐气质上可谓与“南国”有某种微妙的情绪呼应。从音乐的维度来说,《路边野餐》的歌曲是毕赣的一次诗意组合,或许也是林强音乐生命的一次“轮回”。

  《路边野餐》反复出现的《告别》,是华语艺术流行歌曲的一座丰碑。《告别》这首歌可以说是《路边野餐》的灵魂之声,和这部“诗意电影”相得益彰,它的歌词本身也是一位著名诗人夏宇所创作。

  《告别》的演唱者李泰祥在大众中最有名的作品,是电影《欢颜》的同名主题曲和插曲《橄榄树》,他还有一首叫《不要告别》的歌曲也很有名。1970年代,他为作家三毛的一首词《不要告别》谱曲,这首歌被歌林唱片买断版权,被刘文正等很多位大牌歌手唱到街知巷闻,很多年后的大陆选秀比赛,依旧有人在唱这首歌。

  但坚守严肃艺术音乐的李泰祥,却觉得《不要告别》太流行化了,于是在1983年为女弟子唐晓诗录制专辑的时候,想把这首歌重新演唱,但歌林唱片发了律师函来“威胁”,于是他找了一位写诗的黄庆绮来填词,这位笔名叫“夏宇”的黄小姐,又改了一个叫“李格弟”的笔名填了词,名叫《告别》。

  想不到的是,第二年,笔名“夏宇”的黄庆绮诗集《备忘录》石破天惊,轰动业界,至今已是中文诗坛非常经典的诗集之一,而这首《告别》就是她的流行歌词处女作。

  甚至蔡依林引发很大争议的《Play我呸》,也是李格弟的手笔。完全无法想象30多年前写下“原来的归原来 往后的归往后”这样世纪经典歌词的李格弟,一个60岁老奶奶,还可以给蔡依林写出“芳香精油深度放松无意识催眠,文艺装逼乱世盛装派对”这样魔性前卫的歌词。

  《告别》的第一次商业发行,是滚石唱片1983年出版的唐晓诗的《唐晓诗专辑》的第一首,唐晓诗和李泰祥合唱,气势悠远,是一首非常高难度的,艺术化演绎的流行歌曲。

  1985年,李泰祥和荷兰阿姆斯特丹乐团合作的纯音乐专辑《美丽的哀愁》里,《告别》被重新编排为纯音乐,排列在唱片最后一首。

  此外,在1992年发行的李泰祥1982-1987年作品精选集《告别》和1999年的《李泰祥和他的女弟子》中都有收录这首歌。

  《路边野餐》电影中,主人公陈升念过第一段诗后,出现了一个长达数秒的蓝色封套磁带的镜头。能清晰地看到磁带上面写着,作词郑愁予,而李泰祥1985年的专辑《错误》的所有作词,是著名诗人郑愁予。这盘磁带,很可能是剧组的二次设计,将李泰祥1985年的《错误》专辑封面的字,换成了1992年李泰祥《告别 (82-87作品精选)》上“告别”的字体。

  电影中这盘蓝色封套的《告别》磁带,定格了数秒钟后,是陈升和老女医生的工作日常,为小孩看病,烧开水等等,《告别》作为背景音乐,从李泰祥演唱的部分开始,一直在录音机里放着。然后陈升偶然聊起女医生的老情人,女医生却下意识地关掉了录音机,悠悠地讲起了磁带的由来——这是她的情人送给她的。在这里,《告别》成为故事主线的一个牵引线。

  第二次出现《告别》这首歌,是女医生为陈升拔火罐,他们聊着事情,《告别》里唐晓诗的声音在一旁出现。女医生把自己老情人留下来的照片、衬衫,还有那盘蓝色的磁带,一起交给陈升。因为陈升要从凯里到镇远去寻找被弟弟抛弃的侄儿卫卫,女医生托陈升把这些东西带给病重的老情人。老情人留给女医生的磁带名叫《告别》,一首歌唱尽一生,却让她孤苦一生。

  最后,《告别》在片尾,被完完整整唱了一遍。(还没看电影的朋友,记得“听”完字幕再走)。

  由于《告别》的演唱难度极高,风格极度艺术化,所以多年来几乎很少有歌手敢于翻唱,1987年,当时很红的歌星崔苔菁和李泰祥,在为老兵筹款的演唱会,合唱了这首歌,还一起拉小提琴,成为一时佳话,崔苔菁的现场演唱也被肯定。

  1999年,李泰祥大弟子齐豫的弟弟齐秦,在自己的《齐秦的世纪情歌之谜》中,翻唱了《告别》,并放在唱片最后一首。

  2010年,台湾男歌手陈永龙出版了一张名叫《日光 雨中》的专辑,用整张专辑致敬李泰祥,《告别》就排在唱片第一首,并成为主打歌,MV也因为有同性情节在当年引发网络热议。

  2002年,李泰祥制作了一张名叫《自彼次遇见你》的自我作品专辑,重新演绎自己的经典作品,他找来新人林文俊和徐芊君,重新演绎了这首《告别》。

  2005年,“民歌30演唱会”,传奇的民歌手王城,演唱了这首《告别》,后来赢得非常不错的评价(真的太难唱了),当时,饱受帕金森症折磨的李泰祥在台下聆听。

  2014年1月,李泰祥病逝,2015年,《路边野餐》拍竣参加各大影展,2016年,《路边野餐》大陆正式上映。冥冥中,《告别》如同是对李泰祥的一种充满诗意的致敬。

  2015年,“民歌40”演唱会,李泰祥的女弟子许景淳,将《不要告别》和《告别》串烧演唱,实现了师父的夙愿。

  《告别》原唱之一唐晓诗是李泰祥的第二个女弟子,和师姐齐豫一样,唐晓诗也是台湾民歌时代比赛出身,《告别》也算是归到“后民歌时代”体系里的歌。而在《路边野餐》中,还有一首更为标准的台湾民歌时代的歌曲,那就是《小茉莉》。

  《路边野餐》48分钟长镜头开始一会儿后,陈升搭一个乐队的皮卡车去车站,路上乐队问陈升会唱流行歌么,陈升说只会儿歌,于是《小茉莉》的音乐响起,清新的笛声和接近童声的女声,让那一段只有一分多钟的路程,成为整部电影最为轻快的段落。

  《小茉莉》的演唱者包美圣,是台湾第一届民歌金韵奖优胜歌手。包美圣的声音干净清澈,近乎于童声,所以她演唱的歌曲,很多被当成儿歌广为传唱。《小茉莉》是包美圣的成名作,不过并没有收录在她个人很经典的第一张专辑《包美圣专辑》里,那一张唱片唱红了一首《捉泥鳅》,至今已成经典儿歌。

  《小茉莉》最早出现在台湾新格唱片出版的《金韵奖纪念专辑第一辑》中,邱晨词曲。这首歌非常简单,朗朗上口,是标准的台湾民歌时代清新风格的佳作之一。作者邱晨后来走了摇滚路线,自组“丘丘合唱团”,主唱就是后来的知名女歌手娃娃(金智娟)。

  《路边野餐》中最感人的段落,是陈升在荡麦似乎时空倒转,遇见了很像自己逝去妻子的女人。在乐队演出中,陈升自告奋勇上台,在乐队的伴奏下,唱起《小茉莉》,虽然五音不全,但那是一段青春逝去的回望和对爱人的思念之情,怪不得对面的女子,听得红了眼眶。

  《路边野餐》不仅有《告别》这种所谓高雅的艺术歌曲,也有好几首备受小镇青年等草根阶层喜爱的歌手伍佰的歌。在导演毕赣的童年记忆里,他的父亲也很喜欢在家里放伍佰的歌。起先,10岁的毕赣觉得伍佰的歌“太难听了”,可是到了谈恋爱的年纪,他忽然不再讨厌伍佰,“很直接,很充沛”。

  电影一开始,陈升带侄儿卫卫到游乐场,简易小火车一开,音乐就是伍佰的《世界第一等》。事实上,用伍佰的歌,在于一种强烈的代入感,用闽南语来说就是“俗搁有力”,凸显的是“接地气”。而且,导演毕赣也觉得,伍佰的台湾嘉义口音,更适合他电影的地理空间贵州凯里。

  《世界第一等》原来是伍佰写给刘德华的闽南语歌曲,词是刘德华公司的李安修以及陈富荣创作,后来伍佰自己拿回去,录了一张只在东南亚发行的EP《世界第一等》中,但他在演唱会和各种精选中,都有这首歌,在中国大陆的传唱度非常高。这首歌算是伍佰比较抒情的歌,没有那么铿锵呐喊,相当有旋律性。

  另外,在《路边野餐》中,洋洋坐船上岸,买了风车去看演出,远处乐队的声音,就是《突然的自我》、《浪人情歌》和任贤齐的《伤心太平洋》。突然的自我》本来就是一首电影歌曲,是2003年徐克监制,麦子善导演的电影《散打》的主题曲,当年那个电影版歌曲是由还没有大红的黄小琥演唱的。“徐老怪”亲自写的歌词,伍佰作曲,后来伍佰在很多演唱会上也唱过。

  《浪人情歌》自不必说,它唱的实际上就是伍佰自己。《路边野餐》中,陈升的弟弟在擦摩托车时,嘴里哼哼的就是这首歌,也是充分体现了这个“废人”的散漫。

  当年除了伍佰之外,任贤齐也是在大陆家喻户晓的“滚石”男歌手之一,《路边野餐》里用到了小齐在KTV的金曲,也是他卖得最好的一张专辑《爱像太平洋》的主打歌《伤心太平洋》。《路边野餐》里这首歌出现的时候是洋洋坐船过河去看乐队表演,着力展现的是小城镇的一种生活日常,用这首相当有群众基础的大金曲,也是很贴切。

  《路边野餐》中,陈升从监狱出来,汽车盘山而下的时候,放到了一首罗纮武的《坚固柔情》——这一听就是配乐林强的推荐啊!当年林强的成名之作《向前走》,就是由好友罗纮武来编曲的。

  《路边野餐》的英文名叫Kaili Blues(凯里蓝调),导演毕赣说,实际上可以把这部电影当成一首蓝调来欣赏。而发表于1989年(即毕赣出生那一年)的《坚固柔情》,是华语世界非常早尝试蓝调风格并且很成功的歌曲,堪称经典。

  用这首经典蓝调,来演绎电影的“蓝调”感觉,再合适不过了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张唱片的CD早就绝版,二手市场早就炒到天价。更难得的是,今天来听,依旧毫不落伍。

  一首是陈升在舞厅里,舞厅放的黄安的《新鸳鸯蝴蝶梦》(上华唱片,1993年),因为曾经是电视剧《包青天》的主题曲,这首歌多年来在大陆的群众基础非常牢固而影响深远。但在这里,可能有一个巧妙的隐喻或接驳,因为在上一个镜头里,陈升和女医生在天台讲述着一个梦境,下一秒,《新鸳鸯蝴蝶梦》就响起,再下一秒,《路边野餐》的片头才出,此时电影已经放映了近二十分钟。

  《美酒加咖啡》这首歌是邓丽君出道时的作品,最早灌录于1972年,当时她所属的丽风唱片,把这首歌分别给邓丽君、万沙浪和杨小萍演唱,后来还有非常多的歌手唱过这首歌,也是一首“歌厅味”浓厚,传唱很广的歌曲。

  你见过一部上映十天的非商业片宣传这么卖力 本期宣传企划主打的还是台湾情怀 这基本算是对赵薇启用演员事件后续的策应